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管家婆高手论坛84887C0m > » 信息列表管家婆高手论坛84887C0m

“古者重冠礼将以责成人之道”古代冠礼文化高规格的成年礼

发布日期:2022-04-26 19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个人步入成年在古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古代犹太人在成年那天要行受诫礼,诵读一篇流传千年的名为的经文。古代日本人在成年当天要行元服礼,父辈会亲手为后辈戴上一顶乌帽。而我们中国的古人,在成年当天要行

  “冠礼”包括一系列复杂的仪式,受礼人要先将头发盘起来,戴上帽子,穿上成年人的礼服,端坐在室内接受亲朋长辈们的祝福和教导。然后有名望的长辈会为这位后生取字,以后平辈之人就用字来称呼他。在冠礼的最后,受礼者要前往宗祠祖庙和当地乡绅处行礼,假若父母其中一人已经去世,则还要前往父母坟前扫墓。

  以现代人眼光来看,冠礼未免显得复杂繁琐,但这套繁琐的礼仪却在中国延续了数千年,冠礼在古代到底有什么重大意义,以至于经久不衰呢?

  古代的法定结婚年龄和真实结婚年龄之间,存在一段缓冲期。唐朝开元年间,规定男子十五岁以上可以结婚,而男子行冠礼的岁数是二十岁。也就是说十五到二十岁这一段时间里,是男子物色对象享受爱情的时光,过了二十岁,唐朝的男子就要正式承担丈夫的责任,结婚生子。

  所以唐代的大诗人大多在二十岁行完冠礼之后才结婚,李白二十六岁时娶了当朝宰相许圉师的孙女,杜甫二十九岁时娶了十九岁的杨氏,白居易到了整整三十七岁才娶了好朋友杨汝士的妹妹。

  这些大诗人们由于才识学问俱佳,家庭条件较好,不怕没有对象,所以可以在行冠礼之后慢慢谈恋爱。但像孟郊这种出身清贫,到了四十六岁才中进士的诗人,则在二十岁及冠之前早早地娶了妻子。

  由此可知行冠礼只是一种古代男子结婚生子的讯号,古人可以视具体情况自由安排自己的结婚时间,如果条件比较差相亲的对象有限,那古人就得及冠之前早早安排好婚事。

  如果条件优越媒人成堆,那古人就可以慢慢挑选,直到三四十岁才结婚也没有问题。

  古书典籍里也有许多有关冠礼和婚娶的规定,汉朝的伦理道德大全《白虎通》记载:“男子幼,娶必冠。”

  古书典籍里也有许多有关冠礼和婚娶的规定,汉朝的伦理道德大全《白虎通》记载:“男子幼,娶必冠。”

  这两句话都点明了冠礼和古人婚姻之间的关系,《白虎通》指出古代男子太过于幼小不适合娶妻,只有行了冠礼成年,才能够进行婚娶。

  《周礼》则直接将冠礼和婚礼相提并论,表示只有经过这两种礼仪,男女子之间才能够结为夫妻。

  由此可见冠礼不仅是一项仪式,还是古人婚姻大事的一段前奏,只有经过冠礼的洗礼步入成年,才能进一步踏入婚姻的殿堂。

  男子在行冠礼的时候会获得自己的字,别小看字这种称呼,它在古代是男子社会身份的一个象征。以曹操为例,和曹操关系比较好的许攸荀彧等人,打招呼时一般都会称呼他的字“孟德”,而和曹操关系比较差的孙权,则会直呼曹操的小名“阿瞒”。

  以字相称是对他人的尊重,直呼小名则是对他人的蔑视,男子拥有了字就拥有一定的社会身份,如果一个男子没有受过冠礼,未能获得自己的字,别人想要叫他的尊称也叫不得,那这位男子就失去获得社会尊重的一大条件。

  封建社会的教科书《五经要义》记载:“首服既加,而后人道备,故君子重之,以为礼之始矣。”

  封建社会的教科书《五经要义》记载:“首服既加,而后人道备,故君子重之,以为礼之始矣。”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,某人行了冠礼穿戴上成年人常见的衣帽,就获得了成年人的身份,因此君子会尊重他,开始对他以礼相待。

  由此可见冠礼结束之后,古代年轻人就开始获得成年人应有的社会尊重,其他人会开始用成年人的标准来对待他。

  如果家族里某一个小年轻将要及冠,家族中的大小亲戚一般都会被邀请参与冠礼,见证这位小年轻长大成人。这个步骤其实也暗中向亲戚们灌输一个观念:以前的小屁孩已经长大了,以后把他当成大人看待,不能够随便损害他应有的尊严。

  所以《论语》谈论冠礼时有言:正其衣冠,尊其瞻视,俨然人望而畏之。此话大意是行冠礼时男子要穿上了成年人的服饰,一举一动都得像个成年人,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庄严感。

  所以行冠礼的那一天,可能是古人有生以来最不苟言笑的一天,因为当日他要向所有的亲戚朋友街坊乡亲“摆架子放臭脸”,用正经严肃的成年人样子来换取自己的社会尊重。

  成年人在社会得到应有尊重的前提,是承担他们应有的责任。年轻人在冠礼中收获了长辈们的尊重,也得到他们相应的要求和期许。

  关于岳飞与“精忠报国”四字的故事,有一种说法是岳飞二十岁行冠礼的时候,岳母见他的肌肉已经逐渐定型,于是在他后背刻上了“精忠报国”四字,希望岳飞在余下的光阴里竭尽自己所能报效国家。

  除了岳母之外,其他古人也很重视后辈的冠礼,柳宗元《答韦中立论师道书》就说过:“古者重冠礼,将以责成人之道。”

  除了岳母之外,其他古人也很重视后辈的冠礼,柳宗元《答韦中立论师道书》就说过:“古者重冠礼,将以责成人之道。”

  此话之意是:古人很看重冠礼,并将其视为迫使一个人以成年人身份立足的方法。童年无忧无虑又很惬意,不想长大是人之常情。

  古代也有许多不想长大,不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巨婴。古人迫使这些巨婴成熟的最好方法,就是举行冠礼,强令这些巨婴在亲戚朋友面前获得成年人的身份,让他们巨婴这个原身份社会性死亡,形象一点解释就是“赶鸭子上架,赶母猪生崽”。

  当然大部分古人都不需要在冠礼中强迫成人,不需要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去强行承担各种责任。一些教导有方的家长会在男孩十五岁的时候,就开始锻炼他的独立生存能力,让他承担家庭里部分的责任。

  鲁迅生活在后清时期,他十六岁时父亲不幸去世,所以在爷爷的教育下,鲁迅逐渐承担起作为一个家主的责任,到二十岁行冠礼时,鲁迅已经能独当一面了。

  俗话说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古代农村地区的孩子,往往十岁左右就开始帮助家里干农活,十五岁就已经在媒人的帮助下订婚,二十岁冠礼一过,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庭支柱。应付官衙徭税,完成地主指标,张罗兄弟婚事,赡养父母爷姥等等重担,通通都落到他的身上。

  长辈在行冠礼时,会对受礼的后辈说出自己的祝福语,由于古人识字率不高,所以祝福语几乎来来回回都那么几句,其中最著名最通用的两句是“弃尔幼志,顺尔成德。”这两句祝福语其实也是诫语,它提醒接受冠礼的人,不能像小孩子一样闹脾气,要自觉承担起成年人应有的责任。

  这也是冠礼上长辈对后辈最大期许,其他祝语如“寿命惟祺”“介尔景福”等等都是客套话。所以冠礼实际上也是古人的一门思修课,在这门课里长辈们会教导后辈如何做人,如何承担自己的职责。

  由上述内容可知,古人执行冠礼之后,在家庭,人格和社会地位这三个方面上都会得到蜕变。冠礼结束后,古代男子就从少年转变为成人,成家立室自然而然就成为他们的一大任务。

  同时其他人也会给予他应有的人格尊重,不会像对待小孩子一样,随意打骂和戏弄他。而且亲戚朋友乡亲父老看他们的眼光也截然不同,以前乡亲父老可能会把他们当成小屁孩,即便他们做错事也不去深究,但是一旦男子及冠之后犯了错,家法族法村规通通都会前来伺候他,因为他在别人的眼里,已经拥有了成人的身份,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  可见随着及冠带来的社会地位提高,古代男子社会责任也会随之加重,他们真正成为封建国家的公民。

  近些年国学之风渐盛,冠礼又重新在人群里盛行。但是现代的冠礼相比古代的冠礼,简化了许多程序,以前严肃的亲戚训诫环节,到今天转变为一顿温馨的聚餐。

  以前向乡绅长辈三拜九叩的落后礼仪被删除了,转为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问好。当然即便程序有所不同,古代冠礼和现代冠礼的核心,依然都是“成熟”和“期望”两个词。

  曾经的少年走向成熟,开始在社会在家庭里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同时长辈们把他们的期许和祝福送给这位成年人,助他越走越远,这就是冠礼几千年来一直要传达的精神。

Power by DedeCms